<< 返回首页

快递员之死背后 中通怎么了?

发布时间:   分类:2021欧洲杯下注盘口

原标题:中通快递员之死背后

撰文:许歌  马微冰

编辑:陈芳

快递老大中通快递最近问题频出,先是卷入“宠物盲盒”事件,5月18日又被爆出一名31岁的快递员,因网点刻意隐瞒,错过最佳抢救时间,最终离开人世。

死者哥哥李贺至今难以理解,中通快递网点为何在弟弟李敏去世后一骗再骗,更无法理解弟弟给中通快递打了两年工,日均派件327件,中通快递旗下网点不仅没有给他上社保,甚者连最基本的劳动合同都没签。

对于此事,中通快递对外的回应是,不是故意隐瞒,如果警方介入调查,愿意配合。并强调,出事的石家庄长安三部网点由加盟商所开,属于独立经营主体,独立用工,坦承网点未与李敏签订劳动合同,确实存在用工不规范的问题,对其他的则不愿多言。

5月18日晚,李贺告诉AI财经社,随着事件的发酵,中通联系他们说,愿意提供20万元的人道主义救援,但他们拒绝了。“我们不在乎所谓的金钱赔偿,诉求是希望中通快递为所有快递员签合同、上社保。”

一名年轻的中通快递员离世

在门外听到室内有呼呼的喘息声,李贺料想弟弟应该在睡觉,但怎么拍门都没反应。担心弟弟的他立马叫来开锁公司,这是4月10日深夜11点45分,门最终开了。李贺看到弟弟半躺在床上,只穿着一条内裤,身体轻微抖动抽搐,呼噜声却是“倒喘气”,失去任何意识,屋内也没有打斗或盗窃的痕迹。2分钟后,李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。

李贺的弟弟李敏在河北石家庄的中通快递长安三部网点做快递员,当日下午五六点,家人联系不上他,晚上8点41分打电话给网点负责人李某某,对方回应称李敏下午正常上班,什么事也没有,让他的家人不要担心。

晚上10点半电话还打不通,李贺急了,赶紧打车去弟弟的出租屋,看到了上面的场景。网点负责人的刻意隐瞒,最终让31岁的李敏错失最佳抢救时间,不幸离世。

李贺说,弟弟上救护车三四分钟后,就几乎没有心跳了,心率一度降到68次/分。到了医院,医生说没有必要抢救,李贺坚持上一些设备和药物,还是枉然。

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出具的《诊断证明书》显示:李敏先是“意识不清待查,呼吸衰竭”,最终结论为“心跳呼吸骤停”。弟弟去世后,办完相关事宜,李贺带弟弟回家了。4月12日下午2点多,李某某来家里吊唁,代表个人出了1000元份子钱。

故事进行到这里还是一条平缓曲线,弟弟没有身体异常和遗传病史,李贺虽然觉得此事蹊跷,但也选择接受事实。只是未料想的是,真相远没有这么简单。

4月23日,李贺想去弟弟公司收拾下遗物,并打探下弟弟当时离开的具体时间,碰到了弟弟一位同事。小伙子问他:“你弟弟出院没?”这让李贺非常吃惊。

详细一问才知道,4月10日下午2点多,李敏在公司就出现不舒服的症状,表现为头晕、恶心、呕吐,至少三位同事能证实此事。李敏当时想让同事帮忙送去医院,但由于是分拣高峰期,大家决定请网点老板李某某帮忙。老板回来后告诉大家,李敏身体不舒服,看医生后回去休息了。所以大家以为李敏这些天没来是在家养病,不知道他已经离世。

“我想不通李某某为何要隐瞒弟弟发病、就诊一事?这个错误信号,导致我们深夜11点45分才找到弟弟,错过了3个多小时的抢救时间。如果早点告诉我,即使人没了,我也不会怪他。”李贺非常愤怒。

再三追问下,李某某终于承认,当天的确带李敏去看过病,诊断是“肠胃湿热证”,但由于不想让他的家人担心,才选择隐瞒。

4月26日,李贺联系了中通快递河北管理中心总经理钱模勇,对方称他们是大企业,凡事可以按劳动合同进行。当李贺提出弟弟与加盟网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后,对方便没了下文。

随后,李贺拿到弟弟的社保卡,查询到弟弟是以“灵活就业人员”的身份自己投保,网点也没有为弟弟缴纳五险一金。

中通快递对外回应称,李敏工作的网点为中通快递的加盟商,是独立经营主体,独立用工,网点没与李敏签订劳动合同,确实存在用工不规范的问题。该快递公司进一步解释称,中通平台有为李敏投保“小哥宝-团意险”,但经过与保险公司确认,李敏因在出租屋发病死亡而无法获得理赔。

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告诉AI财经社,网点未签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行为,可以要求支付双倍工资的差额;没有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也是违法行为,可向劳动监察部门举报。至于李敏请假回家后死亡是否为工伤,赵占领透露:“能否认定为工伤需要看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是否发病,不舒服未必是发病,需要司法鉴定,另外中通是否要担责,也要先鉴定死亡原因,现在无法判断。”

事实上,这是快递、外卖行业的通病。通达系快递员高凡告诉AI财经社:“通达系网点几乎都不会和快递员签劳动合同,他们会签外包合同,相当于把这块区域承包给你,出了事故公司不会赔一分钱。此外,社保都是自己全额交,公司只提供挂靠单位。”他所在的网点最近发生一起事故,一名快递员卸货时勾到眼睛,更换眼球需要五六十万元,公司连人道主义的捐款都没有。

李贺至今无法从情绪中走出来,弟弟才31岁,尚未成家,三年前为照顾父母,从北京辞职回石家庄做快递员,出事当天下午还给家里打电话说,给父母买了些衣服,提醒记得及时查收。

得知真相后,李贺将弟弟的遭遇写成文章发在网上,并打算用法律手段为弟弟讨回公道。他走遍石家庄大小快递网点,发现至少一半以上的快递员没有社保和劳动合同,李贺告诉AI财经社,弟弟去世后,他的诉求很简单,就是希望中通快递能为所有快递员签合同、上社保;能补缴欠下的社会保险;向家属道歉,并承担相应责任。

“我弟弟已经去世了,提任何诉求已经没有意义,只希望弟弟的去世能给快递行业带来好的工作环境,给石家庄所有的快递小哥补上合同和社保。”李贺如是说。

活体盲盒,假人安检

尽管难以认定中通该不该为快递员的离世担责任,但却暴露出其对加盟网点的管理存在着漏洞。

中通有今天的发展,加盟商的贡献功不可没,在激励政策的鼓舞下,各个中通网点仿佛被打了鸡血,不断刷新业绩。在2014到2016年的发展中,中通网点数目不断增多、市场占有率迅速扩大,成为物流业界的龙头。然而,在亮眼的成绩背后,网点乱象频频爆出。尤其今年5月初至今,中通接连两次因活体宠物盲盒成为众矢之的。

5月3日,中通快递成都市荷花池网点被举报揽收177件宠物快件,次日,中通快递立即发布公开道歉,明确表示,将严格按照要求,全面落实禁止寄递和限制寄递有关制度规范,切实加强活体动物寄递规范安全管理。但仅隔8天,中通快递苏州中转站,被再次发现13件宠物盲盒,引发网友谴责。

我国邮政法中有规定禁止寄递或者在邮件内夹带下列物品,其中包括“各种活的动物”。宠物运输需找物流公司另外办理手续,让检疫部门出具动物检疫合格证明。买家也必须去指定的地点,如机场和车站,自提宠物。

针对邮寄活物,邮政法在3年前便已有明文规定。然而,从2019年至今,虽然宠物盲盒事件屡次曝光,但却屡禁不止。“活体箱子上面都是会动的,还有声音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高凡对AI财经社透露,屡禁不止的原因是,快递公司会给每个网点定指标,一些网点为了完成指标,会选择运送活体快递。

“利润是第一位,相比于运送普通货物,运送活体动物快递的利润要高出400%。”高凡说,在高昂的利益驱使下,部分快递公司会选择铤而走险。但迫于政策监管,一般快递公司在选择接单后,会与商家签订责任声明。有的声明称动物丢了进行赔偿,死了不赔偿,甚至还有声明称,动物丢了或死了都不赔偿。

高凡解释称,“这就是违法的,商家一般都将死亡的动物作为损耗计算进去,但一旦被查到,揽件员要承担责任被处罚。”据他观察,目前市面上中通是运送活体动物的集中区,圆通相对较少,申通明确规定不能接单,韵达在去年河南漯河被曝光上千件活体动物后,也开始严格管控。

“其他几家被查到就是2000~20000元不等的处罚,与之相比中通内部对活体运输管理较松。”高凡说道。当AI财经社问道,活体快递是如何通过转运中心的安检仪时,高凡说,“安检仪其实就是个摆设,平常都是在仓库里面睡觉的,安检仪、安检人员需要成本,平时不会开,除非上面通知有检查。”

2020年,中通快递就曾被9名基层网点负责人联名举报,一级网点用假人充当安检员数月的奇葩案例。假人安检员视频一经曝光,引来全网热议,起初中通快递予以否认,但在周口市邮政管理局将事实进行通报后,中通快递表示将在河南整改一周。

“假安检员也是为了完成指标,都是为了市场占有率。”高凡称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由于基层网点员工流动性大,人员配备中常常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现象。而在分拣过程中并不能提升效率作用的安检员,往往会被忽视,甚至出现一人身兼多职的现象。

作为快递公司的血脉,网点的管理与企业息息相关,而如何处理好与加盟网点间的利益分配,以及加强对加盟网络的管控力度,是中通快递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
没能担起行业老大的责任

毫无疑问,中通出了这么多管理问题,跟它的老大地位非常不相称。

虽然中通是头部几家快递公司中成立最晚的,诞生于新世纪初,但却在2016年攀到快递老大的宝座,在排位始终波动的大格局下,五年来它始终稳居第一,直到现在。

AI财经社注意到,从2016年到2020年这五年的时间里,中通快递的营收分别为97.89亿元、130.6亿元、176.04亿元、221.1亿元和252.14亿元,一直保持着双位数增长,增速分别为60.83%、33.42%、34.8%、25.59%和14.04%。

今年年初公布的数据更是显示,2020年中通快递业务量为170亿件,同比增长40.3%,市场占有率提升1.3个百分点达到20.4%,是中国首家快递市场份额突破20%的企业,妥妥的行业老大。中通快递比行业老二韵达高出3.43个百分点,比第三名的圆通高出5.23个百分点,几乎是第四名申通的一倍。

在市值方面,截至5月18日,中通快递高达2051亿港元,是韵达的3.8倍(440亿元),是圆通的4.8倍(353亿元),是申通的13.2倍(128亿元)。

中通为何能后来居上?多位快递人士曾对AI财经社表示,中通起来绝非偶然,其中“中转直营化”是起来的关键要素。2005年,中通在通达系中率先运营省际班车,在分拣、干线运输领域加大投入搞直营模式,揽件和派送仍交给加盟商,从而把控了时效和服务质量,让中通迅速起飞,如今“中转直营化”已被各家效仿。

高凡透露,中通的转运中心不是100%从加盟商手中收走,而是搞股份制来提高工作积极性,不像其他效仿者是100%直营,底下管理者完全沦为打工人导致效率堪忧。此外,中通在售后服务、快递员保底工资保障等管理上也“很通人性”,一些措施也被同行效仿。

可惜的是,那个曾经被同行们模仿的中通已经远去,那个曾经在行业起标杆作用的中通已经不见踪影。这些年的狂飙猛进,让它忘了作为行业老大,光有经济效益是不够的,还得承担起自己该负的责任。

无论是宠物盲盒,还是快递员无合同去世事件,都不应该发生在行业老大中通身上,它应该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。然而,这些年它只顾着赚钱了。

虽然因统计方式不同,不把派件费算入营收,中通快递营收比顺丰、韵达、圆通这几个竞争对手低,但是赚钱能力却不容小觑。2020年,顺丰的营收是中通的6.1倍,净利润却只是中通的1.6倍,顺丰只比中通高26亿元;韵达和圆通的营收都比中通高,可中通赚钱能力却比他们强,是圆通的2.5倍,是韵达的3.07倍,是申通的119倍。

但即便这么能赚钱了,中通也不愿意将其用在为它创造出巨大利润的快递员身上。截至2020年12月31日,中通快递揽件/派件网点数量约为3万个,如果每个网点设5名快递员,那将是15万人的快递大军,给这些人上五险一金将是一笔不菲的费用。

京东物流就曾透露,仅2018年京东物流为基层员工缴纳五险一金就超过数十亿元,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快递员。刘强东曾表示,他不愿省这笔钱,因为这是耻辱的钱,是兄弟们60岁以后的保命钱。

中通不想给快递员上五险一金,除了将责任甩给加盟商外,核心原因还是不想增加自己的成本负担,如果让加盟商给所有员工都上五险一金,加盟商不赚钱的话,最终要么与公司谈判要资金支持,要么流失到其他家。

这两点都不是中通想要看到的,因为快递市场的竞争太惨烈了,它得留着钱与竞争对手们厮杀。2020年中通的净利润同比下滑23%,第四季度下滑更为厉害,它提到有两点原因,除了投资菜鸟产生的一次性未实现估值收益外,另一个悬在头顶的利剑则是激烈的价格战。

而中通给自己定的目标是2022年要实现市场份额超25%,如果按照去年的进展看,恐怕还有一段距离。况且,现如今快递市场又杀出极兔快递这个黑马,这对想要实现目标的中通来说,更是挑战,为此它不得不应战。

原本中通是有继续向前冲的底气的,然而今年刚刚过了5个月,中通就暴露出如此多的管理问题,深陷“死亡阴影”。如果它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,对于这个快递行业的老大来说,恐怕就不是完不成2022年的目标那么简单了。

(应人物要求,文中李贺、李敏、高凡为化名)

上一篇 下一篇
首页